乾隆竟如此重视这个宫廷画家

 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
  余省《鱼藻图》  纸本设色  清宫旧藏
  
  文献中关于余省的资料很少,《清史稿》只有寥寥40余字,比较详细的研究可见故宫博物院的李湜所著《紫禁丹青——清宫绘画的创作与收藏》,现摘录一部分,以供读者参考。
  
  余省出生于康熙三十一年(1692),字曾三,号鲁亭,江苏常熟人。余省的父亲余珣有一定的画学造诣,余省和弟弟余穉自幼在其教诲下,工于花鸟写生,以笔法工致细腻、造型传神生动、设色清丽古秀而在当地小有名气。余省二十余岁时与余穉同至京城,与军机大臣海望等权贵相结交,每每挥毫作画,乐不思乡。
  
  乾隆二年(1737),46岁的余省被海望力荐入宫,从此在咸安宫画画处供职。此事见载于乾隆二年六月二十七日《清档·记事录》:
  
  内大臣海望将画画人余省、周錕、余穉三人恭画绢画六副(幅)并伊等职名缮写折片,交太监毛团等转奏,奉旨:着令此三人在咸安宫画画处行走。钦此。
  
  余省的花鸟虫鱼画造型准确而富于乐趣,自其入事伊始便颇受乾隆皇帝的赏识,从他初入宫时每月赏给钱粮八两的高额酬薪上可见一斑,乾隆二年《清档·记事录》记:
  
  七月十二日,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,太监胡世杰、高玉传旨:着传与海望,将画画柏唐阿王幼学除所食二两钱粮,再新来画画人余省、余穉、周鲲等三名,每名每月赏给钱粮八两。钦此。
  
  当时,从雍正朝开始就在宫中任职的老画家陈枚、孙祜等人的钱粮也不过十一两。余省享有的“八两”待遇与新来的画家相比,亦属于高者。《清档·如意馆》记方琮于乾隆十七年(1752)初入宫时“每月给钱粮银三两、工食银三两”,乾隆二十二年六月《清档·杂录》记“新来南匠金廷标(同)方琮一样,每月给钱粮银三两、公费银三两。”
  
  乾隆皇帝对余省的赏识还体现在画家的等级划分上。乾隆八年(1741),乾隆皇帝依照其个人的审美喜好,给在宫中任职的十五位画家划分了三个等级,将刚入宫四年的余省列为了一等,见《清档·记事录》记:
  
  七月八日“司库白世秀来说,太监高玉传旨:画院处画画人等次,金昆、孙祜、丁观鹏、张雨森、余省、周鲲等六人一等,每月给食钱粮银八两、公费银三两;吴桂、余穉、程志道、张为邦等四人二等,每月给食钱粮银六两、公费银三两;戴洪、卢湛、吴棫、戴正、徐焘等五人三等,每月给食钱粮银四两、公费银三两。钦此。”
  
  乾隆皇帝对余省画艺的赏识还体现在对其画作的重视上,如常谕令将余省的作品列为“头等”来收藏,乾隆七年(1742)《清档·裱作》记:
  
  二月“十九日,司库白世秀来说,太监高玉等交余省《茶竹雀兔》手卷绢画一张,传旨:着表(裱)九寸高手卷一卷,配匣,配囊,入乾清宫头等。钦此。”
  
  又记:
  
  三月“初十日,司库白世秀来说,太监高玉等交俞(余)省绢画《鱼》手卷一卷,传旨:着裱九寸高手卷,入乾清宫头等。钦此。”
  
  再记:
  
  四月二十三日,太监高玉“交余省《四季梅花》手卷一卷,传旨:着裱九寸高手卷一卷,配匣,刻字,入乾清宫头等。钦此。”
  
  乾隆皇帝对余省的赏识还见于题画诗中,不仅对余省每画必题,以示对该画的重视和喜爱,在题余省《花雉图》轴中,直接表露出他对余省画作的赞赏之情,言:
  
  法常写生擅流辈,草草但取无人态。徐黄胶粉复太工,院本习气刻楮同。余省权衡得其中,理趣神解参无穷。
  
  法常是南宋著名画僧,以笔墨萧散虚和著称;“徐黄”是指五代时期分别代表野逸和富贵风格的花鸟画家徐熙与黄筌。乾隆皇帝认为他们的画作各有得失,唯有余省能达到“理趣神解参无穷”的境界。
  
  乾隆皇帝出于对余省画作的高度赏识和信任,还曾特下旨,谕令余省替其画作染色,乾隆二十(1755)五月《清档·如意馆》记:
  
  十三日,员外郎郎正培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御笔画一轴,传旨着余省烘染颜色,钦此。(本日烘染完,交讫)。
  
  此举,对于地位低下的职业画家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荣耀,从《清档》的所有记载来看,乾隆朝仅有余省获得过此项殊荣。
  
  余省有37幅画被收录到《石渠宝笈》中,被收录数量之多,在宫廷的职业画家中实属少见,由此印证了乾隆皇帝对余省画作的赏识非同一般。
  
  余省在乾隆皇帝的赏识中任劳任怨地供职了二十年。乾隆二十二年(1757)九月,年过66岁,倍受思乡之苦的他提出回乡“展视父母坟茔”的请求。此事见乾隆二十二年九月《清档·杂录》,记:
  
  二十九日造办处谨奏为请旨事:据画画人余省呈称,伊父母坟茔滨河近水。去年接家信知有水冲之处,告假回籍展视稍尽乌私,暂假数月即赴京应役,以尽犬马之力等因具呈。查从前南匠王澍告假归省,曾经奏准,给假十个月在案。今俞(余)省告假展视坟茔,请照例准假十个月,假满即令伊作速来京应役,可也?为此谨奏请旨于本日具奏,奉旨:知道了,钦此。
  
  最终,余省的请求获得了批准,但是他对皇室“暂假数月即赴京应役”的承诺并没有兑现,自乾隆二十二年底以后的《清档》中,再也未见到有关余省承旨创作的记载了。
  
  余省所擅长的和他为乾隆皇帝所赏识的,是他工细写实的花鸟画,如现存的《大吕星图》轴、《姑洗昌辰图》轴、《牡丹双绶图》《花卉虫蝶图》轴、《种秋花诗意图》轴、《瑞树图》册、《花卉图》册,等等。此类画不仅要有深厚的造型功底,还要有极佳的目力。余省随着年迈体衰,视力的减退,再承旨绘制此类画,颇感力不从心。因此,他提出“告假展视坟茔”的请求,很可能是他请退离宫的一个借口。
  
  乾隆皇帝对于余省返乡未归的行为并没有加以责难,而是仍然一如既往地赏识余省的画作,在《清档》中常见谕令给余省的旧画配囊匣加以重点保护的记载。如乾隆二十九年(1764)四月《清档·如意馆》记:
  
  二十三日接得郎中德魁、员外郎安泰、李文照押帖一件,内开本月十七日首领董五经交御笔藏经纸诗堂字一张、御笔《韶华生意》图画一张、御笔《无边风月之阁》字一张、御笔《岁寒三益》图画一张、余省画《花卉》册页一册,传旨将御笔《韶华生意图》用藏经纸字诗堂裱挂轴一轴,御笔《无边风月之阁》字并《岁寒三益》图画裱挂轴二轴,其余省画《花卉》册页配囊,钦此。
  
  同年七月《清档·如意馆》又记:
  
  初十日接得郎中德魁等押帖一件,内开本月初五日首领董五经交御《临苏轼字》一张、郎世宁画《白海青》画一张、张照《临董其昌栖真志》字一张、余省画《海天群鹤》挂轴一轴,传旨将《苏轼字》《栖真志字》《白海青》画裱挂轴三轴,《海天群鹤》挂轴配囊,钦此。
责任编辑:思思

扫描此二维码,分享到微信

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中国文物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文物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公司二、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:chief_editor@wenwuchina.com

相关推荐

月度排行

新闻速递

专题视点MORE

原创推荐MORE

精彩图片MORE

精彩视频MORE

论站新帖

| | | | | | | | | | |
| | | | | | |